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点击榜 > 内容详情

[海外故事] 连环杀

时间:2021-10-06来源:萨伦战神网 -[收藏本文]

PART.1双簧表演

  克莱尔是一位很有名气的探长,因为他的办案效率一向很高。这天,他接到了丽娜女士的电话,电话那头说她姐姐爱德娜突然死亡。

  克莱尔探长觉得事不宜迟,就叫上法医,火速赶到现场。

  案发地就在爱德娜家里,克莱尔探长到时,看到丽娜正抱着姐姐的尸体,悲痛欲绝地哭着。

  法医检查了爱德娜的尸体,摇摇头说:“她的身上没有任何痕迹,似乎就是自然死亡。”

  爱德娜也就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这样年轻怎么会突然死亡呢?克莱尔探长想到这里,问道:“爱德娜有没有既往病史?”

  丽娜抽泣着回答说:“爱德娜的身体总是不好,她有心脏病。”

  克莱尔探长又看了看法医,法医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大家一时陷入沉默。

  突然,一个沙哑的声音打破了这种沉默:“出了什么事?让开,让我进去,让我进去。”来人叫亨利,他是爱德娜的丈夫。亨利跑进房间,吃惊地望着地上的尸体。因为过度的悲痛和惊吓,他的表情显得相当复杂。

  丽娜在哭泣中抬起头,只见亨利一下子瘫倒在地,哭喊着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爱德娜她怎么了?”

  克莱尔探长说:“亨利先生,非常抱歉,您的妻子已经死了。”

  亨利发疯地喊道:“你在说什么!这怎么可能啊?”他呆呆地看着爱德娜的尸体,一副精神失常的样子。

  在克莱尔探长对亨利和丽娜一番询问之后,爱德娜的尸体被推车推了出去。亨利垂下头,一副不忍心看着妻子离去的样子。克莱尔探长摇摇头,向他们表达了同情就离开了。

  现在,屋子里只剩下亨利和丽娜了,亨利伤心地流着泪—他整个人看上去真的是痛不欲生。

  沉默了一会儿后,亨利终于开了口:“我要去打几个电话。”

  丽娜看着亨利,嘴角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微宝鸡癫痫病哪个医院好笑,可亨利并没有对她微笑。丽娜忍不住了,她说:“亨利,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了,我们不要相互伪装了!”

  亨利冷冷地说:“伪装什么?”

  看到他一脸迷茫、无辜的样子,丽娜感到特别意外。她耐着性子,说:“亨利,你和爱德娜结婚,无非是为了她名下那笔巨额信托基金,不是吗?我们仍旧相爱着,不是吗?你刚刚的眼神不是在告诉我—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吗?我明白你的暗示……”

  亨利却打断她的话:“我要到楼上去。”

  丽娜拦住他:“慢着。我要你先帮我找到一个东西—一管樱桃味的润唇膏。姐姐一向把它放在手包里的,可是,我翻遍了她的包,也没有找到。你知不知道姐姐会把它放在哪里?”

  亨利似乎有些愤怒:“你现在还有心情找别的东西,你姐姐人都死了!真是可笑!”他转身上了楼,不再给丽娜其他的说话机会。

PART.2精心设局

  丽娜留在楼下,开始在房间里四处寻找。这时,楼上传来亨利的声音,那是他在给别人打电话,说:“爱德娜死了。”接着又传来他的哭声:“没有她,我该怎么办啊!”

  听到这些,丽娜窃笑了几声,自言自语道:“亨利的表演还真投入啊!”

  丽娜听见亨利抽泣了几声,接着放下了电话,于是她决定上楼去看看。

  她轻轻地转动了把手,门开了,眼前的情景令她大吃一惊——亨利正拿着一管樱桃味润唇膏,把它慢慢地伸向自己的嘴唇!

  “不要啊!”丽娜慌忙地冲进房间,但还是晚了一步,就在她夺下那管润唇膏的瞬间,亨利已经用它抹了他的嘴唇。更加可怕的是,她还撞倒了亨利,而那管润唇膏竟然掉进了他的嘴里。

  亨利爬起来,莫名其妙地问:“这是怎么了?丽娜!”丽娜一把抓住亨利的胳膊,心急如焚道:“快,快,马上清洗你的口腔。这管润唇膏上有毒药,我就是这样解决了她!”

  亨利成人癫痫病人的饮食却一动不动,只见他一脸恐惧和不解的样子:“你解决了什么?你把谁解决了?”丽娜看着亨利,更加焦急了:“来不及了,亨利,求求你快点儿。你怎么还不明白啊,当然是解决了爱德娜!正如我们一直计划的那样—我杀了她!”

  亨利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他喊道:“我们计划的那样?我们计划什么了?你疯了吗!”丽娜急得声音都变了:“我知道,你爱的是我。我杀了她是为了我们的幸福,我不想让你为这件事情操心。现在爱德娜死了,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但是你必须活下去。”

  就在这时,门突然开了,克莱尔探长出现在卧室里。他微笑着说:“你们刚才说的话已经被录了下来。”他抓住丽娜,拿出手铐,铐住了她的双手。

  亨利几近哀求地喊道:“不,警官,请不要伤害丽娜,她的精神不怎么好。”

  听到这里,丽娜大叫:“亨利,你还爱着我,不是吗?”然而,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带走了。

  正当亨利长出了一口气的时候,克莱尔探长又进来了。亨利平静地问:“丽娜认罪了吗?”克莱尔微微地点了一下头:“是的,我刚录完口供。她都承认了。”

  接着,克莱尔向亨利讲述了丽娜的供词—

  四年前,爱德娜已经和别人订了婚,她居然抛弃了未婚夫,把亨利从丽娜的身边夺走,这让丽娜一直怀恨在心。于是,丽娜就下定决心要毒死姐姐。机会终于来到,她使用了一种致命的毒药—它可以让死者的症状与突发性心脏病的症状非常相似,这样很难引起人们的怀疑,只是它的毒性发作需要几个小时。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姐姐的嘴唇总是干裂,所以总是随身携带一种樱桃味的润唇膏。

  丽娜正好是一家制药公司的员工,她从公司里偷了些毒药,并放到了姐姐的润唇膏上,这样,润唇膏的樱桃味掩盖了毒药的异味。当爱德娜在嘴唇上涂抹润唇膏的同时,她会舔润嘴唇,自然会不知不觉地将毒药吞咽下去。看着姐姐痛苦地、慢慢地没有了呼吸,丽娜才给克莱尔探长拨打了一个电话。治疗癫痫病大概费用是多少

  听完克莱尔探长的讲述,亨利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容易察觉的欢喜,问道:“你为什么会怀疑丽娜?”

  克莱尔探长点了一支雪茄,慢慢地说道:“因为有人向我提供了线索,丽娜的一位同事亲眼看见的,她从实验室里偷出了毒药。可是,等我们赶到你的家里,爱德娜已经中毒身亡,而她的手里还攥着那管小小的润唇膏。可笑的是,心慌意乱的丽娜竟然没有发现它!于是我就对这管润唇膏产生了怀疑,经过化验,润唇膏上面果然有毒药。”

  亨利问:“既然已经查出来有毒了,为什么还要让我帮你演戏?”

  克莱尔笑笑说道:“单凭一管润唇膏,显然还不能证明丽娜就是凶手,所以,我才设计让你演了那出戏。证据确凿,丽娜只能接受惩罚。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当然,我让你演戏用的那管润唇膏是无毒的,而有毒的那管已经被当做证物留交了。”

  说到这里,克莱尔站起来向亨利告别:“非常感谢你的配合。”

  看着克莱尔探长离去的身影,亨利靠在椅子上,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这次他的计谋真正成功了!

PART.3局外有局

  原来,爱德娜和丽娜的父亲去世前,留给爱德娜一笔巨额的信托基金,条件是如果爱德娜死亡,这笔财产再由丽娜继承,而亨利作为爱德娜的丈夫却并不享有继承权。现在好了,丽娜亲手杀死了爱德娜,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成为这笔财富的主人了。他觉得自己高明极了,他所做的,只不过是适时地给丽娜一些深爱她的暗示,私下里向她透露一下自己的想法:一定要让爱德娜从这里消失,否则我们就没有机会在一起。没想到,丽娜真的会这么快、这么心甘情愿地钻进自己设计的圈套。

  其实亨利才是第一个发现爱德娜尸体的人。案发的那天早上,他在爱德娜的手袋里找到了那管致命的樱桃味润唇膏。为了把丽娜送进监狱,他把这管不起眼的、致命的润唇膏放到爱德娜的手心里。接着,在上班的途中,亨利在街边的电儿童癫痫病治疗医院话亭,伪装成丽娜的同事,给警察局打了匿名提供线索的电话。

  亨利心满意足,靠在椅子上深深地吸了一口雪茄,雪茄的味道好极了,但是,他突然感到胸口开始剧烈地疼痛。

  这时候,房门被打开了,克莱尔探长再次走了进来。

  “你故意将润唇膏放到爱德娜的手上。”克莱尔取下亨利嘴里的雪茄,说道,“亨利,这样做,你反而暴露了自己。你打匿名电话向警方提供线索,打电话的时间与死者的死亡时间实在是太短了。更别说从你的住处到你的办公室,这段路上只有三个付费电话亭,可想而知匿名电话一定是出自这三个电话亭的其中一个。可惜这些证据不能证明什么。”

  亨利惊讶地瘫倒在椅子上,他突然感觉自己已经透不过气来。

  克莱尔探长抽了亨利的雪茄一口,狠狠地吹出了一口烟,冷笑着说:“亨利先生,如果现在我不告诉你,你恐怕永远也不会知道你为什么会死去。为了让你表演,引出丽娜—我故意给你一管润唇膏,让你涂抹自己的嘴唇,实际上,这就是毒死爱德娜的同一管唇膏!除了我,再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一点。而丽娜已经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现在那管致命的润唇膏已经安全地放回到警局的证物室了。一两天后,假如有人发现你的尸体并且报了警,我会主动负责这件案子。不过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的调查结果:亨利先生无法承受失去爱妻的打击,心脏病突发而死。”

  亨利用尽最后的力气,挣扎着说:“法医会发现我体内的有毒物质……”

  克莱尔探长笑了,淡淡地说:“如果法医在你的体内检出有毒物质,我可以把结论改为:丽娜不小心用同一管润唇膏毒死了亨利先生。”

  接着他弯下腰,对着亨利的眼睛悄悄地说:“亨利,杀人偿命,无论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偿还。爱德娜本来是我的未婚妻,你抢走了她,又间接杀死了她,你要为你的卑劣行为付出同样的代价。”

  慢慢地,亨利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