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炕炕馍 > 内容详情

论《骆驼祥子》精神的时代性延续

时间:2020-11-20来源:萨伦战神网 -[收藏本文]

论《骆驼祥子》精神的时代性延续

  《》,以20世纪20年代的旧北京为背景。祥子所处的时代是北洋军阀统治的时代。《骆驼祥子》中的背景世界是黑暗的、畸形的、失衡的中国旧社会,人民过着贫苦的生活,祥子只是广大劳苦大众的代表。

  【摘 要】《骆驼祥子》是先生的代表作品。这部作品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那个时代下层人民生活的艰辛,并且反映了时代氛围影响下的个人悲惨命运。而笔者认为,这部作品放置于今天的社会下仍具有现实意义。本篇论文将主要着眼于祥子的生活历程,分析农民工与祥子的共通点。在分析时代影响下的祥子梦时,进一步讨论下层人民的生活境况的时代性延续。

  【关键词】城市;梦想;祥子;农民工

  老舍先生的《骆驼祥子》塑造了一个活生生的祥子形象,他对于揭示时代影响下的人物悲剧具有突出作用。然而,置身于今天的社会中,我们会发现祥子处处都在,他似乎化成我们身边的普通人,类似农民工一样的角色。从祥子身上我们看到的是一种精神和境况的时代性延续。

  读《骆驼祥子》,我们都很容易被祥子所遭受的一切苦难所打动。即使在的最后,祥子变得一无所有,甚至开始丢弃人格,用卑劣的手段获得生存空间的时候,读者对祥子的感受也是同情多于憎恶,思考多于埋怨。

  在一个以生存为中心的时代里,祥子的生活其实代表了我们每个人的生存状况。他的`奋斗,他的努力,他的梦想,他的沮丧,他的无力,他的挣扎,哪怕他的放弃,也尽是我们生活的缩影。在祥子身上我们看到的是一种代表时代的农民形象。可以这么说,祥子一开始就是被当作“农民工”形象塑造的——他出身农村,年纪轻轻就来到北京揽活,他的梦想就是有一天可以靠攒下的钱买一辆自己的车,然后在羊癫疯发作时怎么急救城市里安家落户。这个梦想我们一点都不陌生,因为在城乡二元分化如此严重的今天,农民工已经成为了我们必须面对的话题。他们抱着和祥子一样的美好梦想走向城市,他们信心百倍,坚信年轻就是资本,坚信一份耕耘一分收获。

  然而,生活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美好。年轻不仅意味着资本,还意味着骄傲、不服输和轻浮。当祥子决定顶着战争的硝烟,拉车去清华的时候,他的悲剧就开始了。运气是超自然的东西,它会给你微薄的好处蛊惑你,然后毒害你。于是,那一次拉车的时候,祥子的运气之神就变成了恶魔。当祥子把车拉到清华门口时,卫兵出现了,没收了祥子的车,还把祥子拘留了。很多时候,我们不能掌控生活。当我们决定与生活抗衡、碰运气的时候,生活就开始耍弄我们。于是从此种程度而言,年轻造梦者生活之艰辛就是这种偶然性的结果。老子说,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虽然看似在理,可是当它付诸生活实际时,祸与福也不过是一番接一番的嘲弄罢了。

  庆幸地是,祥子最后终于逃脱了拘留,并且靠顺手牵的三匹骆驼获得了一定的钱财,看似获得了一种生活上的如意。但当他再次回到北京,他的生活就变得无尽痛苦。生意场上,由于他一心想赚钱,拉车时变得毫不讲理,从而得罪了同行;然后他好不容易揽上一份包月的活,却半途被孙侦探勒索,所有的储蓄都被掏光;同时,他又被虎妞诱惑,从此被虎妞所逼,不知所措。于是在众多因素的作用下,祥子接受了虎妞,并和她组建家庭,还有了新车。这时,我们可以说,祥子的梦想实现了。但是这样的实现过程和方式却不是如他所愿的——他的新车靠虎妞的钱买,他的家庭也是在虎妞的强逼下组成。此时此刻,祥子的梦想虽然实现了,但他的梦想却让他受骗了——他依仗的不是自己的年轻,靠的不是自己的卖力。生活以这种方式告诉他,努力、奋斗都是枉然,农民工企图变成城市人的梦想不可实现。现今农民工的生存状况又是如何呢。或许他们并没有经历买车、丢车再买车的折磨,或许他们并没有被强势所婴儿脑电波异常的原因逼,或许他们并没有不情愿地走入家庭,但是我们应该明白祥子生活的那份艰辛。人与人之间的共鸣就是这样的,或许大家并没有经历相同的苦难,但是因为同样的身份,彼此都会多一份知心,多一份亲切。而这恰是祥子和农民工的共通所在。

  后来,我们看到,祥子的生活不再属于自己。当虎妞闯入他的世界时,他的生活就被这个女人左右。因为一开始心不甘情不愿,所以即使虎妞以婚姻的形式锁住他,他也只是被迫接受,然后走向忍受与背离。如果说此时的祥子还有梦想的勇气,那么他多是还想替自己过活,还想博一次。可是虎妞的死却使他没有了那份力量——为了安葬虎妞,他只得变卖了新车,然后再次走向落魄的境地。而这时,小福子出现在了他的生命里,并给了他生活的勇气。读者于此或许会感到些许的欢欣。而这正是作者的圈套所在。读者看到祥子开始的新的奋斗历程。然而后来的情节发展却大大出乎观者意料。当祥子再次满心欢喜准备开始自己的城市生活时,小福子却去了白房子,并且上吊自杀了。生活以这样重、这样强的一击彻底打垮了祥子。从这方面来说,祥子的梦以失败告终。这种失败是作者设置的必然结局,作者也正是要借着这一失败隐射时代对普通人的摧残。

  祥子从此开始了自暴自弃的生活之旅。而这也是城市生活。他吸烟,酗酒,逛窑子,企图借着一种享受的姿态来制止生活对他的嘲弄,以糟践自己的方式来与生活抗衡。然而生活是一种不可捉摸的东西,他戏弄你,嘲笑你,你却不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祥子这样的方式加速了他的堕落。虽然他以一种享受的姿态来爱惜自己,但他不知,烟、酒、窑子只会让他变得更加的不堪一击。生存的困扰让人发狂,祥子也是。于是祥子开始丢弃人格。为了生存,他不惜借着往日的情分来骗取曹家的同情,出卖阮明。在阮明被杀之际,他忙着自己的生存。至此,祥子沦落为一个彻头彻尾的行尸走肉者。这样的生存困境把他逼得无路可走。一方面,祥子的悲剧是当时时代造成的。既然时代已经变迁,祥子这天津癫痫医院好吗样的悲剧是否存在就不可确定。也许如今的时代增加了祥子的城市梦的可实现性,改变了祥子的城市梦的苦难方式。但同时我们又明了,如今的农民工,如今的祥子有了更多的选择,更多的保障。另一方面,虽然生活看似是一种不可捉摸的东西,但是选择如何生活,决定如何生活却在于每个人本身。祥子的城市梦不可实现,也有他自己的原因。我们或许可以指责他的不负责任,他的消极颓靡,他的甘于堕落。但我们也必须知道生活像弹簧的道理。只有你越强,你才能掌握其节奏和质量。反之,如果你只能默默接受,只能沦为它的奴仆,任他左右。相信新时代的农民工,会多一份主动,多一份自强,从而让生活弹出他的长度,弹出他的力度。也唯有这样,农民工的生活才能尽可能地接近最初的梦想,而不是中途偏离了轨道,走向不知所措的路径。

  祥子的城市梦,其实是一个伪命题。因为祥子最终失败了。但是从失败中我们仍然可以获取一定的,那就是实现梦想需要忍受苦难、需要坚定步伐。这样的话,祥子的城市梦,也将是每一个农民工可实现的了。但是这样的命题过于简单,因为生活并不如文字来得简单明了。我们无法预知了解,我们卑微地过活,明天会是如何。或许明天还是明天,或许明天就时过境迁。即使我们坚定坚持,但人类对于生活的把握却常常惹人失望。

  祥子的城市梦,我们或许可以说过于卑微。但是从中国国情出发,我们会看到这个梦的合理性。中国农村人口偏多,城乡人口比例严重不平衡。祥子的城市梦,实际上很真实,他分明就活在我们的社会中,分明就和我们在一起。脱离具体的时代,从共时层面而言,我们看到的是下层人民艰辛的奋斗史。但是对于这种奋斗或者生存方式,史上却褒贬不一。认为,农民愚昧,需要被启蒙;沈从文认为,农民淳朴,需要被褒扬。不管是牧歌还是批判,我们看到的都是一种人性的关怀,历届下层人民身上所涌现的共通点使得他们具有极强的时代代表性。正是从这种程度上说,祥子和农民工相通。时代赋予他们的优缺点具有小儿癫痫如何检查普遍的人性意义。而祥子正是其中的一个。

  【参考文献】

  [1]老舍.骆驼祥子[M].时代文艺出版社,2011.

  [2]王坤.论祥子悲剧命运之根源[J].管理学刊,2007(04).

  [3]胡林.浅谈“骆驼祥子”的悲剧根源[J].语文周报(高中教研版),2012(12).

  [4]刘苗.浅析《骆驼祥子》中祥子的悲剧因素[J].宿州教育学院学报,2006(2).

更多相关文章推荐阅读:

1.

2.

3.

4.

5.

6.

7.

8.设计

9.

10.

【论《骆驼祥子》精神的时代性延续】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