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哈密瓜 > 内容详情

诡梦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来源:萨伦战神网 -[收藏本文]

  01、陆文最近感觉不是太好,精神上似乎又出了问题,但具体什么问题他又有些说不太清楚。清晨,俗世的喧嚣准时在窗外响起,他很想爬起床破口大骂一下,只可惜,他孱弱的身累赘着他的愤怒,即便动一动都要花费很大的气力。陆文的双腿是在他与父母吵架的时候突然间坏死的,这件事成了医学上无法攻克的课题,直到现在都无法解释其突然而来的病原,更无法治疗。六百多个日夜的煎熬让原本心高气傲的陆文渐渐变得愈加的暴躁与孤僻。先时,父母还因担心陆文想不开,一直陪住在这里,直到半年多的陪伴演变成了无休止的争吵,急白了二老的头发后,他才丧心病狂的辱骂和驱走了父母,为的只是不想自己这个生不如死的累赘再继续的折磨着自己的至亲。陆文把泪水咽到了肚子里,他故作怒不可遏的盯着二老,直到那扇门重重的关死,他才不顾一切的嚎啕大哭起来,然后用头疯狂的撞着床边的墙壁。血,一瞬间就流了下来,殷红殷红的,看着挺吓人。陆文撞着撞着竟然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失声狂笑,也便是在那癫狂的瞬间,他第一次看到了她——沫小然。   “喂,你是人是鬼?你是怎么进来的?”陆文挺着满面殷红的脸,惊魂失魄的望着眼前这个身态鬼魅的美人。沫小然笑着消失了,是吓人的‘凭空消失’。陆文声嘶力竭的呐喊着,叫骂着,绝望着,可那个身影再也没出现,直到夜晚的噩梦里,他才又看到了她,只是那时的沫小然却变成了一个坐着轮椅冲他一直傻笑的瘦女孩。002、陆文的早餐是一个脸色黝黑的少年送来的,他顺便还给沫小然带来了一份过期的杂志。陆文问那杂志是谁委托送来的,少年摇头,说是楼下的一个女孩,具体叫什么他就不知道了。陆文为了看看那个女孩,他极尽低下的恳求了那少年。少年人不错,他半抱半架着把陆文弄到了窗前。透过脏兮兮的玻璃窗,少年向下用手一指,陆文却清晰的看到一个穿着白色碎花长裙的女孩正站在街的中央看着自己笑呢。陆文吓得尖叫一声,突然瘫倒在少年的怀里,骇得那小孩慌手慌脚的把他重又扶回到了床上,然后胡乱说了一句什么,转身怎么为儿童患者治疗癫痫病呢?匆匆忙忙的走了。陆文看到的是沫小然!沫小然站在街的中央,任由车子在她的身体中穿过,就像恐怖电影里的鬼魂一样。自此之后,陆文变得惶恐不安起来,他有意无意的拿起了那分杂志,翻开的刹那他又惊叫着丢开了它,因为那杂志里根本就没有一个字,映入眼帘的全都是沫小然的照片。那一晚,陆文彻夜难眠,无比煎熬。003、陆文努力的让自己回到正常的生活中,他拼尽全力的告诫自己,心中所见所想都不过是自己久病在床的一个心魔而已。事实呢,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儿!电视机里的新闻说,科学家们终于发现了新的维度空间,而我们或许根本就不存在,你所感受到的一切不过就是一场‘实验式’的梦而已。这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二十多年的生活艰辛怎么可能是一场随随便便的虚无?生活怎么就变成了一场梦?为了思考这一不靠谱的新闻,陆文绞尽脑汁,但奇怪的是他的心情竟不知不觉的好了许多。阳光四溢的时候他还情不自禁的拨通了父母打电话,然后说:“我想吃红烧肉和炸带鱼了!”004、红烧肉和炸带鱼是母亲颤抖着双手递到眼前的,而满头白发的父亲则一脸严峻的站在门口,死死的盯着他,一丝欢喜的表情都没有。陆文扭头望着父亲,嘿嘿的笑了笑,然后对母亲说:“最近,你和我爸咋样,没事儿吧?”母亲听完竟掩嘴失声,她颤抖着双肩不住的摇头,然后又哭着回头跟父亲说:“老头子,你听到没,小文关心咱们了,他知道关心咱们了!”陆文一听夹起一块红烧肉,放在嘴里津津有味的嚼了起来,那味道简直美得让人无法自拔,不忍住口。陆文在饱餐一顿后又驱赶了父母,不过这回二老是笑着离开的,因为他们的儿子跟他们说:“早点回家休息吧!”夜,美得让人心碎,尤其是那闪烁不定的霓虹令人不忍漠视。陆文在这夜的静美下又翻起了那本让他惊呼脱手的杂志。奇怪,那杂志里再也没有了沫小然的影子,密密麻麻的文字里写尽了这世间的家长里短、情爱恩仇。陆文不知不觉的抱着杂志睡着了,睡得十分安然。005、陆文站在阳光下的街道,伸展双臂,肆意的感受着这世间最最宝贵的美好。突然,一个脆亮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来了?”陆文回头一看不由得惊呼,说:“是你?”沫小然抱着一本书重庆癫痫频繁发作如何治疗,咯咯的笑个不停,说:“干嘛,那么惊讶?”陆文有些莫名其妙,他低头盯着自己坚挺有力的双腿,说:“这梦真好!要是永远这样不醒来,该有多好?”沫小然停了笑声,说:“你是不是病傻了?这大白天的,哪来的梦啊?”陆文有些不悦的盯着沫小然,说:“你别以为你长得漂亮我就不会骂你?这分明就是梦吗?如果不是梦,我的腿怎么能站起来?”沫小然听完一愣,继而又咯咯直笑,伸手抓住了陆文的手臂,说:“你个傻子,才多大会儿的功夫就把日夜颠倒了?走!带你去个地方,看你还会不会跟我较劲。”说完,沫小然拉着陆文便跑,他们经过市场,经过密集的小区,经过绿意盎然茂密丛林,经过湛蓝清澈的河水,经过所有能经过的一切,到了一处悬崖的边缘,沫小然用手向下一指,说:“你看,那就是你的梦!”006、父母离开陆文的住所时,纷纷擦拭着泪水。年迈的老父亲双手合十不住的冲着天空膜拜,口中念念有词的祈祷着。夜晚,母亲拿着手电筒进了冷清的菜市场,到处捡着人家丢弃不要的破菜叶,然后一片一片、小心翼翼的放进提包里。而街上、灯火霓虹之下的老父亲正在吃力的蹬着一辆人力三轮车。车上坐着一对时髦的青年男女,他们嬉笑言谈,样子十分开心。偶尔情绪低落时,他们会毫无顾忌的骂上一句:“死老头儿,你能快点嘛?就你这速度,我还不如找头牛来拉呢?”玻璃窗前的灯依旧昏黄,陆文刚刚睡着没多久就又声嘶力竭的咆哮醒来,他一个人孤独者吼着、叫着,然后挣扎着从床上跌落,无助的瞪着十步之遥的厕所,屎尿弄了一身。这眼前的一幕幕对于站在悬崖边上的陆文来说既诧异又熟悉,既痛苦又绝望。他泪眼婆娑的望着下面一座城市般的场景和那些自己再都不能熟悉的人,哭得伤心欲绝。沫小然看着他的样子笑了,说:“诶呀,你可真是,这只不过是一场梦罢了,干嘛弄得像真事儿似得?”陆文扭头痛苦的看着沫小然,没好气儿的说:“你胡说什么?”这时,远处鱼贯着来了几辆黑色的豪车,沫小然一看,说:“得了,醒醒吧,董事长来了,你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跟他讲你的开发计划吧?”车队停下,董事长出来的一霎那,陆文惊讶得脱口而出,“爸?”007、陆文的超级跑车应该是这癫痫反复发作会有何危害出现个城市里最顶级的,他放着自己喜欢的节奏音乐,风驰电掣的穿过街市的灯火霓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莫名其妙的到了阻住房屋的楼下,当他抬头仰望时,还能看见那个郁郁不得志的自己正可怜巴巴的张望着楼下的繁忙世界。那一刻,他的心紧紧的揪痛了一下,原来这个角度看自己竟是那么的令人心酸。陆文飙着车,一双眼睛却紧紧的盯着远处的楼上,他看到了自己和父母吵架的丑陋样子,他竟然还动手打了愤怒无助的父亲,他是那么的十恶不赦,他竟是那么的混账无耻。砰地一声!陆文的车突然撞飞了一个瘦弱的身体,车子也在那突来的阻力下转了方向,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之上。如果陆文是清醒的,那他一定能清楚的看见楼上正在跟父母大吵大闹的自己突然一跤跌倒,从此再未站起。而那个被他撞飞的人儿正是爱笑的沫小然。她死了!是在去拿陆文生日礼物的路上被陆文撞死的!而那生日礼物则是她花费了大半年的时间,精心策划、排版印刷的杂志。杂志的内容是她偷拍陆文的所有图片,而那文字则是她心中所有的表达,倾慕之心足可感天动地!008、陆文醒来时候,感觉头有点痛,放在床边的杂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他无力的抓过杂志随意一看,竟然印刻着自己从未经历过的瞬间,那些图片下的文字看得他声泪俱下,原来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深情的痴女子。最重要的是,这本杂志印刻的那个油头粉面的阔少跟自己有关系吗?陆文百思不解的时候,楼下突的传来一个急刹车声,继而爆发了一声刺耳的撞击声,人群惊呼、尖叫弄得人心突突不安。听那声音一定是撞了人了!陆文很想下床过去看看,只可惜昨夜在地上躺了半宿险些没死去,如今好不容易爬上了床,他可不想再去折腾一番。百无聊赖的猜想随着阳光的变幻越来越无边际,这时,父母来了。开门的一霎,母亲的声音急急传来,“儿子,饿坏了吧?你看妈给你做什么好吃的了?”那一霎,他竟无可抑制的哭了起来。父亲进来后,什么话都没说,随手把一份杂志丢在陆文的手边,然后拿着他胡乱丢在地上沾满了屎尿的衣裤进了洗手间。母亲放下餐具心疼的擦拭着陆文的泪水,自己的眼眶里也早已泪痕斑驳,哽咽难言。突的,陆文瞥见了父亲拿来的那份杂志跟自己手头广东省顺德人民医院癫痫科好不好的有着几分相似,他发了疯似得抓过那杂志,使力的翻着、看着,那里的图文竟然跟自己的那个一般无二。他无比抓狂的冲着厕所里的父亲呐喊,“这本杂志是在哪儿弄的?”母亲没等父亲回话便要抢夺,可当她看到那画中人的时候,不禁失声惊呼,说:“老头子,你快来看,咱儿子上杂志了?”父亲一听赶忙放下手中的肥皂,一路小跑的奔了过来,嘴里说:“你个死老太太,胡说八道什么?他个死小子都卧床两年多了,啥时候上过杂志?”009、120的鸣叫仿佛撕裂了城市的伤口,这让每一个身居其中的人都不能漠视无睹。陆文被父母搀着拼了命的扑到窗前,他恰好看到了那个被撞伤的女孩,那不正是爱笑的沫小然吗?陆文对着窗外失声呐喊沫小然的名字,这一下倒把父母给看愣了。父亲说:“小文,你认识那女孩?”陆文失魂落魄的哭着摇头,父亲反复的问了几句,最后叹息一声,说:“哎,可怜的丫头,也不知是哪个造孽的开的车,撞人逃逸,也不怕遭天打五雷轰。”陆文一听,横眉立眼的盯着父亲,父亲一看他这样子有些莫名其妙,问:“你瞪我干啥?这事儿跟你有啥关系?”陆文指着父亲捡来的杂志说:“那杂志是不是你刚才在车祸现场捡的?”父亲说:“是啊,咋了?我看他落在绿化带里没人管就顺手给捡了。”陆文听完伸手狠狠的抽了一巴掌,咬牙切齿的说:“那女孩是我撞的!”父母一听,吓得眼睛瞪得老大,良久之后,父亲才没好气的说:“完了,这小瘪犊子又犯神经了,他娘,你赶紧给精神病院打电话。”母亲无限爱怜的抚摸着陆文,轻声细语的说:“孩子,咱可不能再胡思乱想了,他外面撞车死人,跟咱有啥关系?你看看你这腿脚,别说开车撞人,就是坐车都成问题!”陆文无比痛苦的看着父母,内心翻江倒海的痛无法说明。最后,他咆哮着怒吼,“跟你们说了,那人是我撞的!”叹息一声之后,父亲的电话拨到了精神病院,那一头白发似乎在这一霎又增添了许多。楼下的超级跑车被撞得面目全非,那驾车的人一点踪迹都没留下,成了一个永远都解不开的谜。而那个被撞的姑娘据说也没抢救过来。新闻里说那女孩是外地过来的游客,至于她的名字、身份却一点讯息都没查到。